既然決定要寫武俠小說,那麼到底要寫些什麼才能符合現在看倌們對於新時代武俠小說的定義呢?

 

打從動筆以來,我一直思考著這個問題。

 

60年代,保釣意識的抬頭,讓讀者無形中在金庸的武俠世界得到了一種共鳴。過了四十年,時代變遷下的讀者,心裡面所期盼的武俠世界又會是什麼樣子?

 

於是,試驗性的我開始構思我的武俠世界。

 

在這個世界中,我試著不去強調傳統中所認知的俠義精神,反而多著墨在人性的慾望層面,並且試著將現代人對於感情上的一些矛盾事件,融入幾個主要的角色中。

 

或許,會有很多的讀者覺得這樣的設定,不免太跳脫傳統,有點不倫不類的感覺。不過,相對於傳統的俠義,我反而覺得更增加了一些故事上的合理性。

 

生活是無數平凡事件的加總,那怕他功夫高明,甚至無敵於天下,最終還是必須回歸到基本的七情六慾上,面對日常中的柴、米、油、鹽、醬、醋等等瑣碎的事物。

 

也因此江龍牙在功夫上或許真的是天下第一,可是當他面對感情時,不過就是一個平凡的男人罷了。

 

至於紅袖兒為什麼會愛上江龍牙的道理,那就更簡單了,套句現在的觀點,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或許看習慣了打打殺殺的武俠故事,這樣的設定會讓人難以接受,不過相對比較起來,我想「紅袖兒」這故事少了些血腥味卻多了些人性的趣味。

 

總歸,看戲的是傻子,寫書的是瘋子。

 

對於那些熱愛小說的人們,我們都熱於去當個傻子,更哪怕是進階去當個瘋子,不是嗎?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