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開始我的小說創作之路,幾乎周圍所有的朋友都勸我,與其花時間在冷門的武俠小說,還不如寫些現代言情的故事要容易讓人接受的多。

 

不可否認的,這是一個非常貼切的良心建議。

 

首先,光是古代資料的收集,舉凡故事當時的朝代背景、生活習慣以及社會文化的考究,就要耗上大筆的時間,遠遠不及時代小說創作來的經濟效率。

 

雖然如此,我還是堅持走上武俠小說的創作之路。最起碼,我希望我所創作的第一個故事是篇武俠小說。

 

我常常在想,既然西方有「哈利波特」的魔法傳說,那麼武俠故事就是只屬於中國人的驕傲。這是我小小的一點傲嬌,也是一種對中國文字的執著。

 

還記得高中上課的時候,總是在書桌下暗藏著本金庸的名著,當老師在台上滔滔不絕的授課,我在台下也是沒閒著用功,還往往因為太融入劇情,反而忘了下課鐘聲的響起。

 

有一次,教務主任巡堂,偏偏好死不死的被抓個正著。

 

於是,生平第一次幫「倚天屠龍記」寫了讀後心得。

 

當然,當時的自己到底寫了些什麼,已經不復記憶了。可是,這麼多年來,卻從不曾忘記自己曾經埋首在武俠世界中的那種悸動。

 

所以我創作了我的第一個武俠故事「紅袖兒」,那怕到頭來乏人問津,終究回歸空夢一場,我亦欣然獨往。

 

畢竟,在某種程度上,我終是達成了我部分的夢想。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