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走到了兩人的中間,兩隻手隨意的一分,就這麼大剌剌的擠出了自己的位子。

 

「終於又看到你們兄弟倆人混在一塊兒了。」梧桐如此笑著說道。

 

瞧著梧桐那比初春綻放的花兒還要燦爛的笑容,夏七郎不由得瞧著出了神。這麼多年了,他還是不習慣面對梧桐那甜甜的梨窩,每每總是紅了臉龐。

 

梧桐卻彷彿視若無睹的硬是又送出了一抹春風,跟著轉過身去,擂了六猴兒一拳,「六猴兒,你倒是說句話啊!這會兒你可成了這村子裡裡外外的大英雄了。」

 

面對梧桐的揶揄,六猴兒只能勉強的擠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尷尬的應付著,而後隨即識趣的站起身來。

 

弩了弩嘴角,梧桐頗為不滿的嗲聲說道:「怎麼?難得咱們三人聚聚,幹啥兒這話還沒說兩句,就要散了?」

 

面對梧桐的嗲功,六猴兒可沒興趣理會得,回過頭扮了張鬼臉,指了指留在地上的那罈老酒,「我六猴兒是什麼人來著?這會兒可沒興趣在你倆之間打著燈籠,那黃湯就留給你們自己陶醉吧!」說完,一邊大笑著一邊轉身跳著離開。

 

梧桐雖然出落的甜美可人,但可不是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家閨秀,跟著紅著臉向前追出了數步,直到看到六猴兒漸行漸遠的消失在人群之中,這才回過身來尋到夏七郎的身邊挨著肩膀坐了下來。

 

酒能壯膽。雖然對於這說法,過往夏七郎從來沒有印證過,不過此時的他卻拿著那罈老酒仰著頭猛往嘴裡灌。

 

睨了一眼夏七郎的模樣,梧桐露出了一個狡猾的調皮笑容問道:「七郎哥哥,你可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的承諾?」

 

剎那間,夏七郎就像個失了魂似的木頭雕像,一動也不動的杵著,那罈老酒雖然就著嘴,卻一點黃湯也流不進他的喉嚨,全順著嘴角沿著下巴餵上了胸口,而圍繞在他周遭的一切,彷彿就這樣的靜止不動,全停了下來。

 

夜晚的風停了……

 

跳動的火光停了……

 

周圍喧囂的聲音停了……

 

夏七郎的心跳聲也停了……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梧桐對於自己而言不再單純只是個妹子的存在?而自己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再也無法自然的面對梧桐的笑容?

 

答案無從探索,不過對於兒時童言童語的承諾,夏七郎可從來就一直偷偷的記在心裡,不曾忘記。

 

「七郎哥哥。」梧桐輕聲的喚著,同時間左手溫柔的輕輕搭上了夏七郎那結實壯碩的臂膀,「我知道,不管村裡的人說的如何天花亂墜,那白額大貓兒都是你的箭打下來的……只有你,才是我心中永遠的英雄。」

 

這時候的夜晚星空彷彿就像是事先安排好的橋段一般,放起了村民慶祝的煙火,散開的煙花照亮了半邊黑暗的天際,畫下了一抹粉紅色的白暈。

 

天空下,一對年輕的璧人,輕輕的牽起彼此的手,確認了彼此間一世的唯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東尼.多羅 的頭像
安東尼.多羅

米圖創點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唐小鴨
  • 心跳聲停了就葛屁啦XD
  • 唉呦 那是誇張的比喻比喻比喻 看來妳戀愛經驗不足~

    安東尼.多羅 於 2012/05/17 21:46 回覆

  • 唐小鴨
  • 那是吐槽,看來你被吐槽的經驗不足~XDDD
  • 也對啦! 我一般只有被追的機會 哈!

    安東尼.多羅 於 2012/05/18 22: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