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圍是濃郁的一片藏青色,高聳的老樹,參差的聳向天際,茂密的遮蔽了整片天空,偶爾幾道頑固的日光,執著的一塊一塊穿過重重的樹幕,揮灑在滿山遍野雜亂無章的高低矮叢。

 

在這早春的季節,冬雪初融,本該是鳥語蟲鳴充滿著熱鬧的生氣,此時此刻,卻萬籟俱寂,一股詭異森然的肅殺氣氛像一塊揭不開的黑色的頭紗覆蓋著整座山林。

 

六猴兒縮著身子,獨自坐在一棵濃鬱的參天老樹下,被汗水濕透的麻布粗裳上透著一股酸腐難聞的味道。他不安的握緊手中那色澤略顯暗沈的獵弓,那可是去年十六歲生日時爺兒送給他的禮物,這代表著他從此以後也是個可以獨當一面的獵戶,他們孫家的男人可沒有不會打獵的廢物。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江湖是一種負債,一旦開始有了借貸,那麼就要用盡一生去還。」

 

百般無聊的江龍牙坐在茶樓的窗邊位子,一隻手杵著下巴,另一隻手則用指頭沾了些茶壺中上好的烏龍在桌上畫著大小不一的圓圈。

 

身為江湖第一的殺手組織華月樓的金牌殺手,江龍牙當然看過不少將死的面孔,聽過不少死前的遺言,可從沒像這句話這樣,充滿著人生的哲理。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若干年後的初春某日,冬雪初融,陽光和煦的像塊少女臉上的薄紗,輕撫著一片盎然的綠意。

 

在這一片生氣昂揚的山林大地中,隱身在那山中湖的湖畔邊一角,有三座石碑整齊的被並排在一起,就像三戶左右相鄰的人家,在湖畔邊緊緊的相互依偎。。

 

石碑旁一名跛著腳的中年樵夫獨自默默的彎著腰細心的除著草,在他身邊的不遠處一名年約十歲的男童則拿著手中當作玩具的小獵弓在一旁開心的嬉鬧。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一路上遠遠的跟在夏七郎身後,見識著他的手段,鐵生心中感受到的那種震撼程度,實在不是能夠用區區言語能夠形容的。

 

「這根本不能說是戰爭,只能說是一面倒的屠殺。」

 

在鐵生的眼中,夏七郎幾乎把他在戰場上所學習到的一切技巧原封不動的轉移到了這荒野的山林間。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夏七郎致命的一箭最後始終沒有射出。

 

因為那原本溢滿山林的風,煞那間停止了,原本迴盪在滿山遍野的刺耳蟲鳴也極有默契的在同一時間銷聲匿跡。

 

一道濃稠的化不開的殺意,像一把鋒利的匕首刺入心頭,讓原本對峙中的兩人感到不寒而慄。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瞠目盯著那蓄勢待發的箭頭,六猴兒咧著嘴打從心中笑了開來,能夠死在夏七郎的箭下,人生短短的二十幾載,對他而言已經太足夠了。

 

往往只有神能夠決定人的生死、能夠決定最後殺死自己的那隻手,最起碼他六猴兒死前做到了超越神的境界。

 

凝結的空氣中,夏七郎凝視著六猴兒臉上那詭異的笑容,那不是懺悔,更沒有一絲絲挫敗的懊惱,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種心滿意足的驕傲神情。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儘管周圍的孫幫弟兄們接二連三的倒了下去,六猴兒臉上的表情依舊淡然冷漠,完全置身事外於眼前的這場單方面獵殺。

 

事實上,六猴兒始終是站在欣賞的角度,去觀看這一場一面倒的殺戮遊戲。

 

他知道夏七郎的箭決不會在第一時間找上自己,因為這不單單只是一場戰爭,而是一種報復,只有殺光了他身邊所有一切親近的人,毀滅了他所建立的一切聲望權勢,如此才能填補那已經受傷空虛的心靈。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歷山的樹海,像一隻遮蔽天空的綠色野獸,貪婪的用那藏青色的死寂,消化著活人的生氣。

 

賴狗子雙手緊緊的握著開山大斧,一步不離的跟在六猴兒的身側,耳邊依然迴盪著夏七郎昨日離去前的忠告。

 

「不想死的,就離開吧!」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他在一片紅光中,看見他踩著火焰緩緩的踏步而來。

 

甫來到歷村,鐵生就感嘆於當地的繁華。這哪裡是一個山腳下的鄉下村落,東大街上往來熱鬧的人群,根本不是這小小的地方該出現的場景。

 

「看來,這個當村長的可不是個簡單的一號人物。」鐵生在心中這樣的給了個正面的評價。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個受害者是剛升任孫幫左護法的蕭俏。

 

這一個方才頂替樊剛位置的蕭俏,是個在江湖傳奇的「兵語錄」書中登入有名的好手,雖然不是其中排名頂尖的人物,但也是個號稱在丈許範圍內絕無敵手的高人。

 

不過,此時他那慣用的九環大刀上頭卻乾淨的連一點砍痕也沒有,刀口新的就跟剛打磨過的一樣,而一支羽箭不偏不倚的插在他的項上大脈,直末至頂,死的徹徹底底,死的不明不白。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