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夏七郎的箭 (3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四周圍是濃郁的一片藏青色,高聳的老樹,參差的聳向天際,茂密的遮蔽了整片天空,偶爾幾道頑固的日光,執著的一塊一塊穿過重重的樹幕,揮灑在滿山遍野雜亂無章的高低矮叢。

 

在這早春的季節,冬雪初融,本該是鳥語蟲鳴充滿著熱鬧的生氣,此時此刻,卻萬籟俱寂,一股詭異森然的肅殺氣氛像一塊揭不開的黑色的頭紗覆蓋著整座山林。

 

六猴兒縮著身子,獨自坐在一棵濃鬱的參天老樹下,被汗水濕透的麻布粗裳上透著一股酸腐難聞的味道。他不安的握緊手中那色澤略顯暗沈的獵弓,那可是去年十六歲生日時爺兒送給他的禮物,這代表著他從此以後也是個可以獨當一面的獵戶,他們孫家的男人可沒有不會打獵的廢物。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若干年後的初春某日,冬雪初融,陽光和煦的像塊少女臉上的薄紗,輕撫著一片盎然的綠意。

 

在這一片生氣昂揚的山林大地中,隱身在那山中湖的湖畔邊一角,有三座石碑整齊的被並排在一起,就像三戶左右相鄰的人家,在湖畔邊緊緊的相互依偎。。

 

石碑旁一名跛著腳的中年樵夫獨自默默的彎著腰細心的除著草,在他身邊的不遠處一名年約十歲的男童則拿著手中當作玩具的小獵弓在一旁開心的嬉鬧。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一路上遠遠的跟在夏七郎身後,見識著他的手段,鐵生心中感受到的那種震撼程度,實在不是能夠用區區言語能夠形容的。

 

「這根本不能說是戰爭,只能說是一面倒的屠殺。」

 

在鐵生的眼中,夏七郎幾乎把他在戰場上所學習到的一切技巧原封不動的轉移到了這荒野的山林間。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夏七郎致命的一箭最後始終沒有射出。

 

因為那原本溢滿山林的風,煞那間停止了,原本迴盪在滿山遍野的刺耳蟲鳴也極有默契的在同一時間銷聲匿跡。

 

一道濃稠的化不開的殺意,像一把鋒利的匕首刺入心頭,讓原本對峙中的兩人感到不寒而慄。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瞠目盯著那蓄勢待發的箭頭,六猴兒咧著嘴打從心中笑了開來,能夠死在夏七郎的箭下,人生短短的二十幾載,對他而言已經太足夠了。

 

往往只有神能夠決定人的生死、能夠決定最後殺死自己的那隻手,最起碼他六猴兒死前做到了超越神的境界。

 

凝結的空氣中,夏七郎凝視著六猴兒臉上那詭異的笑容,那不是懺悔,更沒有一絲絲挫敗的懊惱,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種心滿意足的驕傲神情。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儘管周圍的孫幫弟兄們接二連三的倒了下去,六猴兒臉上的表情依舊淡然冷漠,完全置身事外於眼前的這場單方面獵殺。

 

事實上,六猴兒始終是站在欣賞的角度,去觀看這一場一面倒的殺戮遊戲。

 

他知道夏七郎的箭決不會在第一時間找上自己,因為這不單單只是一場戰爭,而是一種報復,只有殺光了他身邊所有一切親近的人,毀滅了他所建立的一切聲望權勢,如此才能填補那已經受傷空虛的心靈。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歷山的樹海,像一隻遮蔽天空的綠色野獸,貪婪的用那藏青色的死寂,消化著活人的生氣。

 

賴狗子雙手緊緊的握著開山大斧,一步不離的跟在六猴兒的身側,耳邊依然迴盪著夏七郎昨日離去前的忠告。

 

「不想死的,就離開吧!」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他在一片紅光中,看見他踩著火焰緩緩的踏步而來。

 

甫來到歷村,鐵生就感嘆於當地的繁華。這哪裡是一個山腳下的鄉下村落,東大街上往來熱鬧的人群,根本不是這小小的地方該出現的場景。

 

「看來,這個當村長的可不是個簡單的一號人物。」鐵生在心中這樣的給了個正面的評價。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個受害者是剛升任孫幫左護法的蕭俏。

 

這一個方才頂替樊剛位置的蕭俏,是個在江湖傳奇的「兵語錄」書中登入有名的好手,雖然不是其中排名頂尖的人物,但也是個號稱在丈許範圍內絕無敵手的高人。

 

不過,此時他那慣用的九環大刀上頭卻乾淨的連一點砍痕也沒有,刀口新的就跟剛打磨過的一樣,而一支羽箭不偏不倚的插在他的項上大脈,直末至頂,死的徹徹底底,死的不明不白。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百步穿楊,強弓射虎,芳心誰屬?

七載寒暑,心傷,身殘缺,奈何孤獨。

不能比翼飛,一夜白頭願了。

今生緣淺,再求來世夫妻。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歷村的這一夜,異常的飢渴漫長。

 

和身躺在夏七郎的身邊,梧桐曾經以為那永遠逝去的幸福,現在正從她身後用那結實粗壯的臂膀緊緊攬著她一絲不掛的腰際。

 

「今晚的一切,本來就是屬於我的幸福。」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偷偷的潛回歷村已經三天了,夏七郎明顯的感覺到歷村變了。

 

原本狹窄的東大街,拓展成寬敞的筆直大道,本來沿著街道只有幾間破爛的小舖子,現在卻有著各式各樣的商店,甚至充斥著各類型的攤販,叫賣的聲音此起彼落喧嘩著,好不熱鬧。

 

整體的改變,讓夏七郎不禁懷疑自己真的是回到了歷村嗎?記憶中那個有著純樸民風的山腳下村落。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夏七郎回來了。

 

連續幾天在歷村的街頭巷尾,四處有著村民如此的高談闊論著。

 

作為在地唯一的最大幫派,六猴兒沒有不知道這消息的道理,可是他卻彷若充耳不聞的每天只是過著他悠閒的日子。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垣曲縣的府城大街上,一眾人對著公告榜上的緝捕令指指點點,略顯泛黃的紙張上用毛筆粗劣的勾勒出一張人像,另外還醒目的用朱砂圈起四個大字:江洋大盜。

 

夏七郎裝做尋常獵戶的打扮混在七嘴八舌的人群中,顯得相當的平凡,不顯眼。

 

打從明朝建立以來,對於北方的用兵就從來沒有停過,這當中無法適應行軍的痛苦而逃跑的軍人從來就沒有少過。一般來說,軍隊方面總是睜隻眼、閉隻眼的姑且放過,畢竟事情要是鬧大了,朝廷方面真要追究起來,就算是貴為皇親國戚也免不了麻煩。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或許是因為使得一手俐落的祖傳開山大斧,又或者是因為同為歷村土生土長的子弟,賴狗子很快的就升任了孫幫的幫主右護法,成了能夠接近六猴兒身邊的少數親近之一。

 

這一天,賴狗子快步的穿過孫家內院的長廊,手中有著十萬火急的事情需要向幫主報告,不過卻依然不自主的在邊隅的一間廂房前放慢了腳步。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管是在那個季節,歷山幽徑中的山中湖總是維持著一貫平靜沒有漣漪的湖面,陽光穿過重重包圍的山幕,映在湖面就像一面銀白的明鏡,將四周圍的一片翠綠擁在湖心,予人一種祥和的氣氛。

 

赤著雙足一動也不動的站在湖邊的淺水處,腿上的褲管捲到了膝蓋上,六猴兒任由湖水的沁涼由腳底蔓延到渾身百骸,瞇著雙眼,享受著這難得的片刻寧靜。

 

自從與官府挑明了立場,六猴兒就毅然決然的開宗立派成立了孫幫,並且四處招兵買馬,甚至將勢力擴展到了垣曲縣城。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是身在軍旅中,夏七郎還是儘量的備齊了水酒招待。身為軍中的將領,他當然明白違背軍紀的嚴重性,不過在他的心中實在有太多的疑問需要眼前這落魄的漢子給他一個明確的答案。

 

換了套乾淨衣服的孫三哥,顯然的是有好一陣子沒吃頓好的了。

 

瞧著孫三哥那狼吞虎嚥的模樣,夏七郎只是安靜的坐在大帳內的一角等待著,當然在大帳外,他的副官早已調齊了人手將這裡給層層的包圍了起來,只要稍微有個風吹草動,不等長官吩咐,他們就能在第一時間衝進帳內,將這不知好歹的刺客給碎屍萬段。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在孫三哥還很小的時候,他就知道六猴兒天生就是個禍害。

 

娘為了生六猴兒難產而死,就連原本健壯的大哥,也在六猴兒出生後隔年因為一場大病而往生

 

從小他就不喜歡這個么弟,總是聯合著二哥一起排擠欺負著,可是阿爹卻總是特別的對六猴兒偏心關照。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七年不是個短暫的時間,近兩千五百個日子長的足以讓一個鄉下的孩子成為一個統領部隊的千戶將軍。

 

就連夏七郎自己都感到意外,那日在荒野大漠中偶然對決的呼倫罕居然是個蒙古部落統領一軍的大將。

 

雖然年紀尚輕,可是自從那天他獨自提著呼倫罕的頭顱歸營後,年齡已經不能夠影響夏七郎在軍中平步青雲的升官速度。不過比起一聲聲諂媚的稱呼「夏將軍」,他更喜歡同僚們送他的另一個稱號。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邊伸出食指撫過唇上稀稀落落留著的兩撇八字鬍子,一邊瞧著六猴兒一箭射下了那狗官兒的耳朵,賴狗子感到無比的痛快。

 

身為一個在歷村土生土長的樵夫獨子,儘管內心裡一直有著遠大的抱負,但從小賴狗子就知道自己沒有實踐的可能。

 

沒有顯赫的家世,沒有過人的武藝,更識不得記個大字,賴狗子就如同一般的鄉下孩子一樣,平凡的讓人不會多看他一眼。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