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紅袖兒 (4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江湖是一種負債,一旦開始有了借貸,那麼就要用盡一生去還。」

 

百般無聊的江龍牙坐在茶樓的窗邊位子,一隻手杵著下巴,另一隻手則用指頭沾了些茶壺中上好的烏龍在桌上畫著大小不一的圓圈。

 

身為江湖第一的殺手組織華月樓的金牌殺手,江龍牙當然看過不少將死的面孔,聽過不少死前的遺言,可從沒像這句話這樣,充滿著人生的哲理。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讀著最新一個版本的『兵語錄』,江龍牙有著一種異樣的失落感。上頭沒有了他的名字,連探花的位置都一併的從缺。

 

讓人好奇的是,身為榜眼的夏七郎居然沒有因為自己的缺席而補上狀元郎的位置。看來除了確定自己已經失去當一個殺手資格的事實外,這作者的思考邏輯,著實高深的讓人難以捉摸。

 

不過,不管怎樣的結果,這從缺的位置,勢必又會引起另一場更大的江湖風暴,可是這些都已經不再關江龍牙的事了。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雨終於停了。

 

大雨過後的天空,總是特別的晴朗,萬里無雲的藍色天幕,揮灑著一片讓人睜不開眼的耀眼光芒,遠山那七彩的霓虹,相對輝映著大地,洗滌了世間的塵埃,帶來了一片清新的氣息。

 

成都城外十里不知名的山寺旁,姚鐵口嘴中喃喃的誦著往生咒,超渡著亡者。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庸置疑的,能夠在這樣的大雨中,準確的將羽箭從遠方送進敵人的項上,絕對是一等一的高手。

 

就連江龍牙都不敢把握自己能夠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截下那不知從何而來的偷襲,更別說是自詡無敵的公孫無敵。

 

眼看著精心策劃的謀略功虧一簣,現在的公孫無敵卻沒有太多的心思能夠去懊惱這樣的結果。一票同夥自發的在第一時間圍成一個圓形的陣式,互相警戒著彼此的後背,深怕自己就是那羽箭下一個找上的目標。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果然不過是一票烏合之眾,韓中輿一死,原本仗著人海戰術團團包圍的眾人,任誰也不敢再有其他多餘的動作,畢竟沒人會拿自己的生命跟死神開玩笑。

 

江龍牙取過條乾淨的被單將紅袖兒的屍身裹了起來,他需要先把她好好的葬了,同時也需要時間讓自己的頭腦冷靜下來。

 

僅僅一個眼神掃過,前方殘存的幫眾就自動的讓開了一條寬度足以讓人通過的走道。一把抱起紅袖兒,蹣跚的穿越了重重的人群,江龍牙卻在楚家的大門前看到了一個這時他最不想見到的人。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一道灼熱的痛楚從後背直透到胸前,江龍牙本能的向前跨出了兩步,儘管是處在悲働莫名的當下,長期養成隨時面對危險威脅的敏銳神經,還是讓他的身體在即時做出了反應。

 

韓中輿的長劍甫刺進江龍牙的身軀,身子跟著向後連著退開數步。畢竟眼前所面對的可是『兵語錄』上排名第一的殺手,那怕是出奇不意的偷襲,只要是稍有差池,轉眼間就是一場難以避免的殺生大禍。

 

瞧著韓四當家帶著大隊人馬將小小的廂房門口擠的水洩不通,江龍牙幾乎已經可以猜出了整件事情的原委。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以十萬火急的態度,江龍牙用他能夠追趕時間最快的速度向著成都城的方向快馬疾奔。

 

經驗上告訴他,楚天霸一死,五虎幫內必有變故,只要晚了半刻,一切就回天乏術了。

 

果然,方才衝進城門,一股濃濃嗆鼻的血腥味,不需要多做說明就已經證明了他的直覺。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每個月的初一,楚天霸固定會到城外十里的一間山寺參拜,這是一個十多年來的習慣,那怕是颳風下雨,也不會改變這既定的行程。

 

或許是對自己前半生的殺戮感到懺悔,楚天霸對於每個月朝山的這一天,總是表現得特別的虔誠。

 

他會在東方泛起第一道署光時早起,先是齋戒沐浴,然後懷著感恩慈悲的心情,乘著馬車到達寺院所在的山腳下,然後徒步爬上那九百九十九階山梯,在一路上只會有少數的隨從跟同,並且只會跟到寺院的入口處。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離開了成都後,有好一陣子,江龍牙深絕的痛恨著自己身為殺手的身份,恨自己那染滿血腥氣味的雙手。

                      

可是,就像他十四歲那年孤身闖入華月樓時所說的一樣,「我生來就是個殺手。」既然生來就是個殺手,那麼又有什麼資格去擁有所謂的幸福。

 

那一天,面對楚天霸,江龍牙至少有三種方式可以在解決了對方後,從容的離開,可是他始終沒有這麼做。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站在一片大火肆虐過後的斷垣殘壁中,紅袖兒的心情沈寂的就像一灘死水般的沒有一點漣漪。

 

她不明白自己為何還能夠保持這樣的平靜。明明心頭糾結的就像是城郊外那棵老榕樹上交纏不清的枝蔓,痛的讓她連著三天坐立難安的嘔吐不已。可是當她真來到江府的原址,激動的心情卻彷彿被一陣和煦的陽光拂過,撥雲見霧般的空明。

 

她試著在滿目瘡痍中尋找些足以辨識的生活用品,卻發現這一場大火,居然能夠燒的如此徹底,就像是想要完完全全的掩沒一個曾經存在的事實痕跡。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一夜,成都城的東郊夜空泛著一片炙熱的紅色光芒。本來入夜後寧靜空曠的大街,此時卻反常的擁塞著人群。

 

城東的新建大宅,這時正冒著沖天的火焰,伴隨著又濃又黑的烏煙遮蔽了大半的星空,遠遠的看去活像一頭從天而降的蒼龍,從嘴中噴出吞噬著大地的火焰。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西行歸去的路,可不比去時長江水路順流而下來的一般輕鬆。日夜兼程,連著騎壞了好幾乘上好良駒,幾乎散了全身上下的骨頭,江龍牙這才回到了成都城來。

 

甫一踏進自家大門,迎接江龍牙的不是他一直掛心的紅袖兒,反而是身為五虎幫幫主的楚天霸。

 

既是成都在地最大的幫派,在城中所發生的一切大小江湖事件,自然逃不過五虎幫的耳目,更何況是關於楚天霸自己唯一掌上明珠的事。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大部分的時候,不管是用哪一種方式呈現,回憶往往是讓人感傷的。

 

事實上,一直以來江龍牙總是刻意的不去記起這一段往事,所以過往那段時間一起生活過的夥伴名字,他一個也沒留在心中。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夜闌人靜,午夜夢迴,江龍牙獨自在床上惡夢初醒,身上大汗淋漓。曾經以為自己已經不再記憶的那張面孔,適才卻又在夢中清楚的浮現。

 

有好長的一段日子,江龍牙每晚總是有著同樣的夢魘,不過那也是好些年前的往事了。

 

自己有多久不曾作夢了呢?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秦海彥領著兩人,穿過了重重的長廊,來到了西廂偏處的一間偌大廂房,沿路上多的是腰桿打的筆直的衛兵,樣子看上去絕不是一般的江湖人士,果然是軍隊的排場。

 

進了房門,廂房的中央早就安排了一桌滿是山珍海味的佳餚,中央的主位上端坐著一名做武官打扮的青年將軍,就服飾上的華麗裝飾看來,顯然的是位高權重。

 

一看到江龍牙踏進房內,這名青年將軍連忙離座起身招呼,態度好不熱烈。不過,面對這廂主人的熱情,江龍牙明顯的並不領情,只是自顧自的找了個位子,毫不客氣的大快朵頤起來。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一陣吵雜聲過後,聚集在門外的幫眾自動的分開了一人可以行走的步道,一名身著輕裝軍甲手持軍刀年約三十歲上下的的青年將軍穿過了眾人,不疾不徐的來到了江龍牙的面前。

 

不需要多做額外的介紹,直覺上謝長青已經知道來者是何許人也。

 

北岸幫的現任幫主,風波刀客秦海彥。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緊緊的跟在江龍牙身後,身著夜行黑衣的謝長青除了佩服,還是只能佩服。

 

本來江龍牙在工作的時候,一直以來都是獨來獨往不讓人跟隨的,不過在謝長青半哄半騙,同時間帶著七分要脅的口吻要脅下,他還是屈服了,勉勉強強用見習的藉口允許了她參與了這次的任務。

 

畢竟,「鬼手七步殺」是個不舉郎中的這個祕密,如果傳了出去,鐵定會是今年度江湖中最熱門的十大八卦之首。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甫進到南京城,在城中最大的客棧落了腳,連行李都還沒放下,店小二就來告知有客來訪,謝長青雖然感到納悶,但還是緊跟在江龍牙身後一同去會了客。

 

不需要店小二刻意的帶位,前腳方才踏進客棧的茶樓,謝長青就知道來訪者所在的位置。

 

這原因不是因為她的觀察敏銳,而是在熱鬧的茶樓中,對方的存在實在是太過於顯眼了。只看到一名年約三十歲上下,身作捕快打扮的漢子直挺挺的端坐在東隅靠著大街的角落,正自顧自的獨飲著,而圍繞著他緊鄰的幾張桌子,全不約而同的都空了出來。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說江龍牙的飛刀是天下一絕,那麼要姚鐵口的面相之術絕對是另一個領域的天下第一。

 

又再次來到姚鐵口那「鐵口直斷」的幡旗下,與過往所不同的是,江龍牙這次確實是有事相尋問。

 

一如往常,姚鐵口依然故做神秘的模樣,低著頭撥弄手中的鐵算盤,那算珠子相互撞擊所發出的節奏性聲響,搞得坐在對頭的江龍牙原本就煩躁的心情,越發不可收拾。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改囂張奢華的作風,從成都到南京,江龍牙並沒有像一般的江湖豪傑一樣,輕騎簡舟,反而是大手筆的包下了隻畫舫,經岷江銜接長江順流南下。

 

對於江龍牙豪奢的習慣,謝長青當然是時有耳聞並不感到意外,反正自己有順風的船可以搭,總比在官道上奔波,騎馬騎到屁股破皮來的舒適自在。

 

江上的風大,獵獵的帶起了衣服的衣角,換上了一身女裝的謝長青不自覺的拉緊了衣襟,從身後望著作書生模樣打扮站在船頭欣賞著沿岸兩側風景的江龍牙,她不禁疑惑了起來。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