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梧桐在心裡有著同樣的念頭,「如果那晚自己能夠再堅持一點,甚至再自私多一些,自己肯定會過得比現在還要幸福百倍。」

 

六猴兒變了。

 

那個曾經三人一起嬉鬧長大的男孩兒,已經不復存在,梧桐甚至已經忘記了他那過去的臉孔,只依稀記得現在那張冰冷的雙頰曾經擁有過最燦爛的陽光似笑容。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那怕是在冬令的時分,歷山的樹海依舊表現著昂然的生氣,在一片雪白的覆蓋下,生生不息的綠意仍然頑強地展現出一種強悍的生命力量。

 

六猴兒獨自隱身在這蕭然的一片銀白色中,緊閉著雙眼,任由身上的蓑衣點綴著片片翻落的雪花。

 

細細的調和著呼吸的節奏,感覺著自己的心跳,彷彿全身的重量緩緩的被抽離,虛無飄渺之間與天地合而為一,縱然閉著雙眼,六猴兒卻能感受到圍繞在周身所有一切萬物的律動。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更何況是在一片狼藉的戰後沙場上的偶然邂逅。

 

夏七郎貼心的牽過了自己的戰馬,將馬韁交到了呼倫罕的手中,畢竟這兒離最近的蒙古軍營可有數十里之遙,要一個人在沒有坐騎裝備的情況下徒步而行,那無疑是跟自殺沒有兩樣,況且適才自己可是射殺了對方三匹良駒。

 

呼倫罕也不推辭的接過了馬韁,笑著對夏七郎說道:「咱們今天這場架,就留在改天戰場上相會時再分高下,到時你可得手下留情啊!」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或許是因為種族上的隔閡,亦或者是因為互為敵我的關係,兩人雖然對飲著酒,彼此之間倒是始終沒有太多的話題。

 

雖然本身酒量並不是頂好,夏七郎還是硬著頭皮陪著一口接著一口的猛灌,深怕自己把酒喝的淺了,因此而墮了大明朝的天威。

 

席間,夏七郎知道對方的名字喚作呼倫罕,是蒙古草原上一個大部落的子民,同樣的他也禮尚往來的簡單介紹了自己。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夏七郎一個人坐在那高高隆起的黃土丘上,四周圍不時捲起陣陣的黃沙。

 

土丘下,是片染紅的黃色大地,斷肢殘骸,躺滿了無數叫不出名字的戰士英靈。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