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4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四周圍是濃郁的一片藏青色,高聳的老樹,參差的聳向天際,茂密的遮蔽了整片天空,偶爾幾道頑固的日光,執著的一塊一塊穿過重重的樹幕,揮灑在滿山遍野雜亂無章的高低矮叢。

 

在這早春的季節,冬雪初融,本該是鳥語蟲鳴充滿著熱鬧的生氣,此時此刻,卻萬籟俱寂,一股詭異森然的肅殺氣氛像一塊揭不開的黑色的頭紗覆蓋著整座山林。

 

六猴兒縮著身子,獨自坐在一棵濃鬱的參天老樹下,被汗水濕透的麻布粗裳上透著一股酸腐難聞的味道。他不安的握緊手中那色澤略顯暗沈的獵弓,那可是去年十六歲生日時爺兒送給他的禮物,這代表著他從此以後也是個可以獨當一面的獵戶,他們孫家的男人可沒有不會打獵的廢物。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一個武俠故事,如果沒有時代背景的設定,那充其量只是個古典文言小說。這就像點了一碗台灣的魯肉飯,結果吃到最後,卻發現少了那黃色的醬瓜,儘管最後魯肉飯依然還是魯肉飯,但整體而言,始終少了一味,讓人有種不完整的遺憾。

 

一開始在設定小說朝代背景的時候,有著幾種想法。畢竟自己專長的本來就不是歷史考究,雖然在網路爆炸的時代,相對於以往必須翻遍古書,現在這個年代,已經有不少前輩作了多方的考究,這讓我更容易取獲取我所需要的一些相關資訊。

 

基本上,兵語錄系列所設定的年代是在明朝洪武晚年到靖難之役後這短短的十多年間。之所以會選擇這個年代,最主要的因素,是在於這段歷史在史學的研究上有段眾所皆知的空白。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秦海彥領著兩人,穿過了重重的長廊,來到了西廂偏處的一間偌大廂房,沿路上多的是腰桿打的筆直的衛兵,樣子看上去絕不是一般的江湖人士,果然是軍隊的排場。

 

進了房門,廂房的中央早就安排了一桌滿是山珍海味的佳餚,中央的主位上端坐著一名做武官打扮的青年將軍,就服飾上的華麗裝飾看來,顯然的是位高權重。

 

一看到江龍牙踏進房內,這名青年將軍連忙離座起身招呼,態度好不熱烈。不過,面對這廂主人的熱情,江龍牙明顯的並不領情,只是自顧自的找了個位子,毫不客氣的大快朵頤起來。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蹲坐在百尺峭壁上唯一突出的石台,夏七郎的心中有著理不清的惆悵。

 

他從來沒想過要當個天下第一,更從來沒想過這個所謂的「天下第一箭」帶給他的不僅僅不是榮華富貴,相反的只是更多的寂寞和孤獨。

 

從小他就是個孤單的孩子。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在一陣吵雜聲過後,聚集在門外的幫眾自動的分開了一人可以行走的步道,一名身著輕裝軍甲手持軍刀年約三十歲上下的的青年將軍穿過了眾人,不疾不徐的來到了江龍牙的面前。

 

不需要多做額外的介紹,直覺上謝長青已經知道來者是何許人也。

 

北岸幫的現任幫主,風波刀客秦海彥。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緊緊的跟在江龍牙身後,身著夜行黑衣的謝長青除了佩服,還是只能佩服。

 

本來江龍牙在工作的時候,一直以來都是獨來獨往不讓人跟隨的,不過在謝長青半哄半騙,同時間帶著七分要脅的口吻要脅下,他還是屈服了,勉勉強強用見習的藉口允許了她參與了這次的任務。

 

畢竟,「鬼手七步殺」是個不舉郎中的這個祕密,如果傳了出去,鐵定會是今年度江湖中最熱門的十大八卦之首。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這個BLOG已經被FB幾乎完全取代的年代,花時間在這兒,對於一個寫小說的作者而言,所得到的迴響幾乎是渺小的微不足道。尤其所著墨的又是市場上比較冷門的武俠小說,要得到認知上的肯定,更是難上加難的任務。

         就如同之前所提過的,之所以著墨在武俠小說的創作,只是要圓自己的一個夢想。

       我始終相信,每個中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武俠故事,而身為一個中國文字的作者,終其一生,一定要有一本武俠小說的故事。於是,我無悔的走上了這條創作的路,或許以後我也會寫現代言情,或許以後我也會寫科幻怪離,或許我的故事最終乏人問津,出版遙遙無期,但我所完稿的第一個故事,必須是武俠小說。

         有別於過去一般傳統的武俠故事,強調在於打鬥以及劇情的天馬行空,我的武俠故事則是以人為主軸,強調在於內心的描寫以及個別事件的鋪陳。會有這樣的設定,絕對不是我寫不出那種血流成河的場面,而是我希望在故事中增添更多的合理性。

      小時候讀武俠小說,總是驚羨於小說中主角蓋世的武功,諸如「九陽神功」、「降龍十八掌」、「六脈神劍」等等.....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甫進到南京城,在城中最大的客棧落了腳,連行李都還沒放下,店小二就來告知有客來訪,謝長青雖然感到納悶,但還是緊跟在江龍牙身後一同去會了客。

 

不需要店小二刻意的帶位,前腳方才踏進客棧的茶樓,謝長青就知道來訪者所在的位置。

 

這原因不是因為她的觀察敏銳,而是在熱鬧的茶樓中,對方的存在實在是太過於顯眼了。只看到一名年約三十歲上下,身作捕快打扮的漢子直挺挺的端坐在東隅靠著大街的角落,正自顧自的獨飲著,而圍繞著他緊鄰的幾張桌子,全不約而同的都空了出來。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說江龍牙的飛刀是天下一絕,那麼要姚鐵口的面相之術絕對是另一個領域的天下第一。

 

又再次來到姚鐵口那「鐵口直斷」的幡旗下,與過往所不同的是,江龍牙這次確實是有事相尋問。

 

一如往常,姚鐵口依然故做神秘的模樣,低著頭撥弄手中的鐵算盤,那算珠子相互撞擊所發出的節奏性聲響,搞得坐在對頭的江龍牙原本就煩躁的心情,越發不可收拾。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終於走出了這該死的森林。」

 

望著眼前一片比人還高的芒草叢,六猴兒的嘴邊如此的咒罵著。儘管分不出東南西北,但是作為個土生土長的在地人,他也知道只要穿過了這裡,前方就是一個偌大的山中湖,只要找到了水源,不難與同伴在湖畔邊相遇。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改囂張奢華的作風,從成都到南京,江龍牙並沒有像一般的江湖豪傑一樣,輕騎簡舟,反而是大手筆的包下了隻畫舫,經岷江銜接長江順流南下。

 

對於江龍牙豪奢的習慣,謝長青當然是時有耳聞並不感到意外,反正自己有順風的船可以搭,總比在官道上奔波,騎馬騎到屁股破皮來的舒適自在。

 

江上的風大,獵獵的帶起了衣服的衣角,換上了一身女裝的謝長青不自覺的拉緊了衣襟,從身後望著作書生模樣打扮站在船頭欣賞著沿岸兩側風景的江龍牙,她不禁疑惑了起來。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江南的謝家在杭州就如同五虎幫在成都一般,一樣的有著舉足輕重的江湖地位,不過要是將齊名的其他江南三大家族勢力一併看之,那五虎幫在謝家面前,不過就像顆米粒般渺小,微不足道。

 

謝家的劍,范家的槍,陸家的刀以及慕容家的盾,任一家絕技,在江湖中都稱的上是一絕。也因為近水樓台的關係,彼此互通有無,相互有著生意以及利益上的輸送,漸漸的在南方江湖形成了一股合流的勢力,也在天下武林贏得了江南四大家族的雅號。

 

身為江南謝家的第三代子孫,從小謝長青就被教育凡事需以家族的利益為重。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這些日子來,紅袖兒已經不是第一次一個人瑟縮在房裡。坐在梳妝檯前,臉上的妝花的一塌糊塗,徒留涕淚縱走的痕跡,可是她卻沒有心思稍微整理一番,陰霾的心情直抵不見光日的萬丈深淵。

 

望著銅鏡中的自己,紅袖兒幾乎認不出對映著的那個人影。是什麼時候自己變得這麼容易動怒?這麼容易的掉眼淚?

 

不過就是個臭男人,而天下的男人都是一個樣兒,從路邊的乞兒到貴為九五之尊的皇帝老兒,十個男人有九個都有一個唯一的共通點,那就是:好色。至於唯一那一個不好此道的男人,如果不是吃齋的和尚,那就是不能人道的廢物。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江湖上有句諺語:「降龍,伏虎,莫敵河東獅吼。」

 

望著大廳中滿室的狼狽,處處都有被毀壞的痕跡,江龍牙的心情壞到了極點。他生氣的倒不是因為家俱裝飾的損失以及事後整理上的麻煩,相對於金錢上的花費,他更在意的是自己對紅袖兒的態度。

 

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就是能夠縱容她盡情的無理取鬧,明明自己又不是從來沒有過女人,而紅袖兒不過就只是個年方未艾的女娃兒罷了,卻每每總讓對方牽動著自己的情緒。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基本上,「紅袖兒」與「夏七郎的箭」是屬於同系列「兵語錄」中的其中兩個故事,在設定上的歷史背景是相同的,然後藉由故事中所提的「兵語錄」牽起淡淡的關聯。

 

為什麼說是淡淡的關聯呢?

 

因為小說在設定上雖然與「兵語錄」有著直接的關係,但是在故事內容上並未完全繞著「兵語錄」做打轉,畢竟這是一套言情式的武俠小說,強調的不在於打打殺殺的部份,而在於相關主角心境的描寫,以及諸多事件的因果關係。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隱身在約成人高的芒草叢中,孫三爺可以感覺到身體內的血液正在沸騰,胸口因為情緒的高漲而高低起伏,他試著調節自己呼吸的節奏,卻難以自給的陷入了另一種興奮的高潮。

 

獵物就在前方約五十步遠內,在這個距離他有十二成的把握,一箭射殺目標。

 

雖然已經年過半百,孫三爺依然維持著這年紀少有的身體最佳狀態。筆直的腰桿,寬厚的胸背,兩條透出短打獵裝外的黝黑胳臂,菱角分明,不僅長及膝蓋,更粗壯的像兩條戰馬的後腿,而包圍在滿是細紋的眼角下,一對雙目如鷹眼般銳利,閃爍著炯炯光芒,一點也沒有絲毫衰老的跡象。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江師兄可不是一般的同僚喔!是……」

 

沒想到還沒等到江龍牙開口辯解,謝長青就唯恐天下不亂的格格笑著幫腔,同時間還不忘對著江龍牙拋了個媚眼,分明是存心來讓江龍牙難堪的

 

沒有意外的,這舉動瞧在紅袖兒眼裡,無疑是在熊熊的烈火上又添上了好幾斤上好的陳年烈酒,火勢一瞬間又連翻了好幾轉,看來是沒得救了。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華月樓之所以能夠成為稱霸江湖的殺手組織,除了擁有一票藝高膽大的高手外,更鮮為人知的是養了群為數眾多的探子。諷斥的是,這群探子明明是身處在血腥殺人勾當中的一個環節,在華月樓內卻有一個極其諷刺的別號:鴿子。

 

這些鴿子平時散居在五湖四海,做著與一般市井小民無異的工作,在日常生活中負責收集各路的江湖情報,以及傳達給各地的殺手來自總壇的「勒殺令」任務。

 

跟旗下殺手所不同的是,鴿子的身份在華月樓是絕對的最高機密,除了公孫無敵本人外就只有少數的極高層能夠探知,就算在傳達命令的時候非不得已必須直接面對各方殺手時,鴿子們也總是用圍巾遮面或戴上罩著黑色薄紗的斗笠,藉以隱藏真實的身份。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本來以為只是不小心偶發的一次乾柴遇上烈火,可是這祝融卻像是星火燎原般一發不可收拾的延燒下去。

 

就某個角度來觀察,如今的紅袖兒幾乎儼然成了江府真正的主人。

 

姑且不論她一個姑娘兒家總是把江府當成自家後院般的進出,光是滿屋子僕役一聲聲恭敬的「少奶奶」稱呼,就將紅袖兒捧的心花怒放,完全忘了自己根本尚未明媒正娶的嫁到江家來。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於公孫無敵的不滿以及嫉妒之心,江龍牙自然知道的相當清楚,這也是為什麼這些年來他甚少回到總壇的主要原因。

 

反正,只要能夠確實的執行「勒殺令」上每一次的任務,在哪裡生活對於江龍牙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但是,當他看到了『兵語錄』上所出現的陌生名字,還是讓他感到了些許的意外。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