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3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江湖是一種負債,一旦開始有了借貸,那麼就要用盡一生去還。」

 

百般無聊的江龍牙坐在茶樓的窗邊位子,一隻手杵著下巴,另一隻手則用指頭沾了些茶壺中上好的烏龍在桌上畫著大小不一的圓圈。

 

身為江湖第一的殺手組織華月樓的金牌殺手,江龍牙當然看過不少將死的面孔,聽過不少死前的遺言,可從沒像這句話這樣,充滿著人生的哲理。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屈膝坐在床上,紅袖兒用雙手緊緊的環抱著雙腿,將身體整個縮在床頭最深的角落,她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發生了什麼變化。

 

本來一開始,她只是抱著好勝的心態,想要挑戰所謂的天下第一,誰知道後續事情的發展卻與自己原先所設定的有著截然不同的方向。

 

就像她現在只能自怨自艾的一個人躲在房中,努力的控制著微微顫抖的身體,卻依然管不住胸口呼吸劇烈的起伏。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說,女大十八變,這句話拿來形容現在的紅袖兒可是在貼切不過了。

 

最近這些日子以來,楚天霸忽然發現,他越來越不瞭解這唯一的獨生愛女。

 

就拿前兩天來說好了。這一向好動的女娃兒,居然會一個人蹲在後庭的花圃中,對著早春含苞待放的花兒喃喃自語,時而微笑,時而露出煩躁的神情。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Roughing road I see you stand around without the mind

顛簸的路上 我見到妳失了魂的駐足徘徊

Ugly world I watch you with a damage soul

在醜陋的世界 我帶著破碎的靈魂望著妳

Rotating the basic color scheme to seek the true feeling that I desire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還記得過去,父親勤於做運動,一會兒學太極拳的,一會兒又參加晨泳會,還曾經跟著晨泳會的隊伍橫渡日月潭三次,那時候 父親總是這樣告訴我們:「為了怕老了的時候,成為我小孩子們的負擔,所以要趁年輕的時候好好的鍛鍊自己。」那時的我,只覺得這些論點不過是父親老化過程中的多餘焦慮,至於父親的用心,身為兒子的我,一切心領就好。

縱使醫療科學進步的今天,伴隨著人類老化所產生的許多疾病,依然有著諸多解不開的謎團。就在父親辛苦工作退休後的兩年,很不幸運的被證實罹患了阿茲罕默症,短短一年的時間,情況惡化的很快,而伴隨老人痴呆症所帶來的身體不適,不僅僅只是記憶能力的衰退、喪失和老化,更因為末稍神經的退化,引起了極度快速的肌肉萎縮問題。現在,父親連基本的生活起居都發生了無法自主的狀況,偏偏七十年來的強烈自尊所製造的異常固執,導致了復健速度的緩慢,並加速了病情的惡化。

回憶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總是賴著父親幫著洗頭洗澡。記得,父親那時強壯的手指,總是把我頭皮抓的好痛好痛,熱水不是太燙就是一會兒嗆到我鼻子裡害我有如溺水般的難以呼吸。雖然父親就像一般粗手粗腳的男人一樣,每每折騰幼小的我,但卻也不時溫柔的叮嚀:「沖水時眼睛要閉緊喔,不然泡泡會跑進眼睛裡,洗髮精記得一定要沖乾淨喔,不然晚上頭會很癢很癢。」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去他的功德!」江龍牙暗暗的咒罵著。

 

真不明白當時自己為何會認同了姚鐵口的一派胡言亂語,事過境遷後江龍牙就開始後悔了,因為腦海中不時浮現出紅袖兒那嬌怒的模樣,這讓他食不知味,寢食難安。

 

開什麼玩笑?他江龍牙可是天下排名第一的殺手啊!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一樣,五虎幫顧名思義的原本有著五位當家。

 

不過三當家在創幫之初,就不幸在與其他幫會的鬥爭中身故,而後五當家在十多年前死於城中所爆發的一場瘟疫,現在的五虎幫實際上的領導不過僅剩下三人而已。

 

雖然只剩下三位結拜兄弟,別號虎霸天的當家楚天霸依然憑著過人的手段,將五虎幫經營的有聲有色,成為了成都城內最大的幫派。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闌人靜,皎潔的月娘高掛在星空,用那不同於白日的銀色光芒,忠實的執行著屬於她夜晚的工作。

 

紅袖兒一個人蹲坐在屋脊上,月光下的影子拉的攏長,夜晚的風輕柔的帶起她那紅色的絲質衣帶,卻帶不走她煩躁的心情。

 

這一夜,她始終輾轉難眠。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作為五虎幫的幫主,楚天霸自然有著領導幫眾、號令群雄的威嚴,不過他這點霸氣,遇到了獨生愛女,就像冬雪遇上了春日的驕陽,轉瞬間化成一涓微不足道的潺潺細流。

 

就拿今個兒來說好了。打從紅袖兒自外頭歸來,悶聲不響的就把自己給關進了房裡,不時傳來大聲的嚎啕痛哭。基於做父親的關懷,楚天霸難免關心,卻在廂房門口被女兒隨手丟過來的茶壺給淋成了落湯雞。

 

他尷尬的看著身旁的隨從幫眾掩著嘴低頭暗自竊笑,可是他又能如何呢?那可是他唯一的掌上明珠,他的心肝,他的寶貝啊!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碰到姚鐵口是在一個炎熱的午後,火紅的太陽過度賣力的燒烤著大地的黃土,空氣中捲起乾裂炙熱的風,讓人連呼吸都可以感受到胸口的煩躁。

 

本來作為一個殺手,江龍牙從來就不相信「命運」這種怪力亂神的字眼,可是他卻從姚鐵口身上嗅到了一股與他身上相同的味道,一種只屬於危險的血腥臭味。

 

就像是會相互吸引的磁石一般,當江龍牙回過神來,他已經站在那「鐵口直斷」的幡旗旁,無禮的直盯著姚鐵口那如毒蛇一般瞇著的三角形雙眼。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眼前這漂亮的小姑娘提著一把有著華麗裝飾的長劍,不發一語的隔著張桌子站在自己的面前,江龍牙已經知道對方的目的為何了。

 

樹大招風,既然作為江湖第一的殺手,隨時隨地接受各式各樣的挑戰,是一種責任,也是一種榮耀。他笑著拈了拈掛在腰際的牛皮袋子,裡頭有著這些年來所收集的二十三支拇指骨,不意外的話,看來今天又要再多了一筆收藏了。

 

隨意的打量著這氣勢洶洶卻不自量力的女娃兒, 那一身紅色上等高級的絲綢衣裳,稚氣卻不乏初生之犢的勇敢眼神,因為習武而略顯黝黑的小麥色膚色,再加上懸掛在腰際精雕細琢的虎頭玉牌,江龍牙已經粗略的知道了對方的來歷。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四歲那年,江龍牙帶著一手十八路的飛刀絕活毛遂自薦的加入華月樓的時候,只淡淡的說了一句話。

 

「我生來就是個殺手。」

 

當時,惹得圍坐在樓主身邊一票殺人不眨眼的江湖漢子哄堂大笑。從來就沒有人像他這樣把殺人當成是一種天賦,更何況還是個恥毛剛長齊的小夥子。

安東尼.多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